玉米

茶 道

蔡澜:

台湾人,发明出所谓的「中国茶道」来。最令人讨厌了。 
茶壶、茶杯之外,还来一个「闻杯」。把茶倒在里面,一定要强迫你来闻一闻。 
你闻、我闻、阿猫阿狗闻。闻的时候禁不住喷几口气。那个闻杯有多少细菌、有多脏,你知道不知道? 
现在,连大陆也把这一套学去,到处看到茶馆中有少女表演。固定的手势还不算,口中念念有词,说来说去都是一泡甚么甚么、二泡甚么甚么、三泡甚么甚么的陈腔烂语。好好一个女子,变成俗不可耐的丫头。 
台湾茶道哪里来?台湾被日本统治了六十年,日本人有些甚么,台湾就想要有些甚么;萝卜头有日本茶道,台湾就要有中国茶道。把不必要的动作硬硬加在一起,就是中国茶道了,笑掉大牙。


真正中国茶道,就是日本那一套。他们完全将陆羽的《茶经》搬了过去。我们嫌烦,将它简化,日本人还是保留着罢了。现在台湾人又从『o架』仔那里学回来。唉,羞死人也。 
如果要有茶道,也只止于潮州人的功夫茶。别以为有甚么繁节,其实只是把茶的味道完全泡出来的基本功罢了。 
一些喝茶喝得走火入魔的人,用一个钟计算茶叶应该泡多少分多少秒,这也都是违反了喝茶的精神。 
甚么是喝茶的精神?何谓茶道?答案很清楚,舒服就是。 
茶是应该轻轻松松之下请客或自用的。你习惯了怎么泡,就怎么泡;怎么喝,就怎么喝。管他妈的三七二十一。 
纯朴自然,一个「真」字就跑出来了。 
真情流露,就有禅味。有禅味,道即生。喝茶,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就是道。



光圈ai漫游:

一位身着传统服饰虔诚的穆斯林,正仰视着清真寺里高高的穹顶,似乎在与神灵对话。

骑猪闯天下:

【伊斯坦布尔(三)】突厥化的面孔

很多土耳其人看上去很像咱们这边的新疆人,可是维基百科上说:”土耳其人只有很少突厥血统,多数是安纳托利亚的希腊人、亚美尼亚人、库尔德人、阿拉伯人与波斯人,以及古代的赫梯、吕底亚人与后来巴尔干半岛的居民。但在文化心理认同上(一部分强行突厥化),土耳其人普遍接受自己是突厥人。“在聊天中感觉不少土耳其人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Genghis khan)的后代,他们所指的是铁木真或是其他大汗,我就耻于自己对那段历史的无知以及对这个领域英文单词的贫乏,不能深究了:(

我始终认为人是城市的灵魂,把他们放在城市空间里,城市有了灵魂,而人也有了活力,因而我很少去打搅他们,只是远远地观望,距离产生美,距离给予理解。可是在伊斯坦布尔,我着实违背了自己的这一原则,打搅了他们,跟他们聊天,拍下了他们的面孔。其实每一张照片背后都可以写一个故事,文字有时候略显苍白,记忆却是丰富而立体的,所以我也就偷懒,不多码字了。

----------

照片有裁剪:

M6, summicron 35/2, Trix 400, Efka 25。

Espraul-FAKETO:

每日一精选图:Day 75

【俯瞰日落】

土耳其,热气球。

很壮观的日落


Ps:最近我要消失一段时间,准备出去旅行,也算趁年轻多走走吧。oh,当然还要写我可恶的毕业论文。

所以一日一图将会在Day 75的时候暂停一小段时间,相信我回来之后会带来更多在我旅途上的照片,与你们分享。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的支持 :)





广州老表•LoFoTo:

你知道吗?

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

可是最后遍体鳞伤,

我才知道我们原来都只是草。

听着李玖哲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想起了这段当年看艋舺让我差点落泪的话

East Ferry, New York,   9.26.2014

图虫:广州老表

                                                                 

© Duckling Pictures:

印度洒红节 / Holi India 2015

我的印度之行由两年前的洒红节于始,一共玩了三次,每次都被涂的满身色彩,心中满满的阳光。今年的洒红节过后不久,我即将告别这个色彩如此斑斓的国度。两年的印度摄影生活就要告一段落。但这样的颜色,将永存心中,这样的故事,还会继续讲述,因为这是生活中无限纯粹的欢乐。

People celebrate the holi festival in Santiniketan, a small town near Bolpur in the Birbhum district of West Bengal, India, March 5, 2015. 'Holi', the festival of colours, is a popular celebration of the coming of spring and falls, and it falls in West Bengal of India on the day of full moon annually in March. People play with coloured powder on each other with great joy. 

2014年我最喜爱的十张照片

PP鲁:

真是倏忽又一年。


2014年对我来说基本分成两半:前半年,人在澳洲,第一次长期旅居国外,我尝试着一个人在这片大陆上穷游,拍了不少色彩丰富的照片,也一路经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后半年回到死气沉沉的北京,基本停止了拍照活动,一方面迫于找工作的压力,另一方面也发现自己再找不到以前那样拼命拍照的激情了。所以,这是10张澳洲的照片。


1 国立大学的University Avenue,学校的主干道。刚到达这里时,路上的行人,街旁的小店,还有我最痴迷的迷人的光线,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兴奋不已。我认为,这里应该是国立大学最美的地方。



2 第一次在国外住青年旅社,却又是一段传奇的经历。青旅名为Captain Cook,那晚旅途劳顿,冲完澡正想早点睡觉,没想到楼下的小酒吧吉他架子鼓噔噔噔开唱了,澳洲小青年一夜笙歌刚刚开始。倒是听到几首曾经的偶像Green Day熟悉的旋律,《21 Guns》《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我心想又是哪个山寨小乐队翻唱呢,能不能给我歇歇,让我早点睡觉,眼见都快一点多了,楼下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睡不着,跑去公共空间找人聊天。等音乐终于安静了一些,突然从楼下酒吧蜂拥而上一大波人,整个人连头发都冒着酒味,兴奋地冲公共空间的所有人嚷嚷着“Greeen Day, it's Green Day!”  查了Facebook才发现,原来是Green Day本尊们本大驾光临这家小酒吧了,我竟然不知道。要知道现在他们演唱会门票要一百刀呢啊,我就这样与摇滚偶像只隔一层楼板,擦肩而过了...



3 澳洲最不缺少的就是色彩瑰丽的晚霞。那天我一个人跑到堪培拉的国会山,没有前景,那我就亲自上阵了!曾经,我也是个瘦子。现在我不仅胖了十多斤,而且特别怀念那些拉开窗帘就是蓝天的日子。



4 恰逢堪培拉有热气球表演,那天起了个大早,出发的时候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没想到后面我们竟然遇到了十分罕见的彩虹。热气球升空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位父亲兴奋地和他的两位孩子一起抬头细数热气球的数目。拍完这张照片,自己已经热泪盈眶:在年少的孩子眼中,父亲永远都是这么有趣,他带着我们全家出游,给我们睡前讲故事...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认识,似乎都来自我们伟大的父亲。希望将来的一天,当我也成为一个父亲的时候,我一定要带着孩子,一起来看热气球点亮彩虹天空。



5 复活节假期,有幸和两位歪果仁人拼车走了一趟大洋路。一位地道加拿大小帅哥比我更痴迷摄影,另一位就是图中的加拿大籍法国姑娘。这两位和其他很多来澳洲的人一样,都是持有打工签证,通过打工赚的钱来维持游玩的费用。说起摄影,小帅哥虽然没有特别贵重的摄影器材,但是比我还热情,他们喜欢徒步,喜欢亲近自然。并且不知道通过哪儿的途径,五千澳元搞到一辆99年的路虎,一路上一直跟我们讲他的环游世界的梦想。另一位女生大学本科,休学一年出来,一个人异国旅行,也不怎么讲英语,所以一路上只用“Yes”和“No”回答所有的问题,最后报以一个呆萌呆萌的微笑。每次我们停车在一个景点,然后疯狂用相机拍照的时候,她一个人安静地跑到海边,不自拍也不拍风景,就那样简单地坐在沙滩上听海。我总觉得她有什么心事,只是一直不在我们面前吐露出来。所以我觉得应该把许巍的那首《曾经的你》唱给她听。遗憾的是,一路下来,我竟然没有一张和两位拼车同行者的帅气合影。



6 墨尔本。抵达这里之前,对这个南半球的艺术之都十分期待。



7 阿德莱德,让人窒息的晴空。在这里我决定一个人乘坐30个小时的大巴车,前往澳洲的中心Uluru。



8 澳洲的中部,跟团游玩了Kata-Tjtua国家公园。结识了这位法国建筑设计师,30岁,新婚蜜月,带着老婆来澳洲租了个房车旅行。团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大家对我很友善,分享各自的生活。有一位巴西大胖子和英格兰美女都是辞职旅行,放弃了积累已久的工作,并且对我说“再不出去看看世界,自己就要老了”。对,这就是他们的人生,再不出去看看世界,自己就老了。



9 大堡礁出海三天。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潜水,在肉眼可见的星空下和一帮老外在甲板上吹伏特加。此行最精彩的,还是自己如何机智地破坏了同行好哥们和空姐的一段姻缘,仔细说来又是一个精心动魄的故事。



10 澳洲最后的那段日子,对胶片跃跃欲试,千辛万苦凑齐了相机和胶卷。扫出来之后才意识到,胶片和数码,没有什么区别,摄影最重要的不是这些物质层面,而是对这个世界的感悟。这种感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拍下来,然后赋予照片意义,或者拍摄时就赋予他们意义。




我觉得这一年,在摄影方面,收获最大的就是,看清自己不适合拍什么;也逐渐明白了摄影之前,要先学会做人。去年的时候,以为摄影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现在看来十分可笑。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学会与人交往的艺术。


身在阴郁的北京,现在的我很少拿出相机,也丧失了曾经的热情。


于是,把签名改成了“莫忘初心”,希望自己在迷茫的时候,寻找最初的热情,以激励自己,继续认真拍下去。